【看台】聚焦苏格兰足球:荣光褪去后的彷徨

  • 时间:
  • 浏览:19

  

  55%的得票率,反独派笑到最后,超过半数的苏格兰人对英国尚存依依不舍之情,这避免了后者自香港回归之后再遭尴尬。在这场事关整个不列颠命运的政治博弈中,作为英伦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足球的影响力不可小觑。

  在这个为足球而疯狂的国家,足球人口在选民中占据了极大的比例。作为两大主要球迷阵营,信奉天主教、以爱尔兰后裔为主的球迷,与以新教徒为主、反对独立的球迷在网路报端展开了激烈的唇枪舌剑,一时间舆论阵地刀光剑影、硝烟弥漫。这就是苏格兰足球文化,世界第一运动在这里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就像比尔-香克利当年所言:“在这里,足球无关乎生死,但高于生死。”

  

  光辉岁月,凯尔特人旋风

  如今的苏格兰足球就像落魄的贵族一般,曾经的辉煌只有残留的躯壳,悠扬的风笛声逐渐变得陌生,自法兰西之夏兵败后就无缘大赛的苏格兰已经沦为欧洲三流。但在多年之前,高地英雄辈出,苏格兰是世界足坛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受地理因素和食物构成影响,苏格兰人的身材并不算十分高大,但他们却具有极强的耐心和韧性,速度和力量是他们的优势,大刀阔斧、直来直去的球风是他们的标签,就像高地人喜爱的威士忌一样,苏格兰足球并不细腻,但却足够醇香浓烈。英格兰()是现代足球的鼻祖,但却是苏格兰工人将南方邻居近似于橄榄球踢法的新发明拉回了地面, “是阿伯丁码头工人发明了足球!”索内斯的心声或许才是历史真相。

  

  作为国际足联最早的成员国之一,苏格兰曾经八次参加,两次亮相欧洲杯。苏格兰足球的巅峰发生在三狮军团举起雷米特杯后的1967年,凯尔特人闯入了拉丁足球的后花园,矿工出神的斯泰因带领绿军在欧冠( ) 决赛中击败了埃雷拉领衔的蓝黑军团,在亲手埋葬大国际时代的同时,也开启了英伦球会争霸欧冠的序幕。

  与今天球风落伍、食古不化的苏格兰足球不同,彼时的高地人掌握着最先进的足球技战术。阿尔夫-拉姆西率领的英格兰队凭借菱形442问鼎本土世界杯,凯尔特人主帅斯泰因紧跟时代潮流,但这位绿军名宿却并没有一味照搬邻居的套路。依靠着苏格兰人充沛的体能和出色的战术执行力,施泰因的球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全攻全守,资质平庸的绿军战士通过局部人数优势击败了不可一世的。

  

  身高1.55米的边锋约翰斯通令法切蒂苦不堪言,

  在麦克尼尔和克拉克的夹击下动弹不得。赛后,1万名随队远征的球迷涌入葡萄牙国家体育场,响彻云霄的呐喊声令这支欧冠新贵赢得了“里斯本”雄狮的美名,这是苏格兰足球往昔岁月的光荣顶点。斯泰因将高地人老实听话、任劳任怨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名不见经传的凯尔特人可以在欧冠取得成功,简单明了、令人热血沸腾的英式足球开始成为一种新风尚。

  英雄辈出,高地人的史诗

  据不完全统计,在英格兰顶级联赛历史上,注册在案的苏格兰球员占球员总数的1/4左右,不但苏格兰球员可以在南部土地呼风唤雨,苏格兰的教练也垄断了迄今为止2/3的英超( ) 冠军。从培养巴斯比男孩的马特-巴斯比,到缔造红魔92班的亚历克斯-弗格森,从红军霸业的奠基人比尔-香克利,到安菲尔德的肯尼-达格利什,从丹尼斯-劳和阿兰-汉森,到斯特拉坎和索内斯,半个世纪以来,苏格兰人的辛勤付出令英格兰顶级联赛逐渐成为享誉世界的梦幻舞台。

  作为苏格兰足球史上第一位天才,1964年欧洲足球先生丹尼斯-劳有着不输给的精湛球技和表演欲望,但其在场外的顽劣作风较之“第五披头士”也是不逞多让。劳像流星一般划过天空,巴斯比男孩在1967/68赛季登顶欧洲之后也迅速归于沉寂。但香克利和达格利什这对苏格兰师徒的出现,打破了拜仁慕尼黑( ) 和阿贾克斯( ) 双龙戏珠的局面,欧洲顶级赛场的红色铁幕就此拉开。

  

  通过创立靴室,香克利奠定了红色王朝的根基,而顶替凯文-基冈的达格利什更是将利物浦( ) 的威名传播四方,尽管在世界大赛中表现一般,尽管二进宫执教老东家毁誉参半,但肯尼国王在安菲尔德留下的赫赫战功依然足以令虔诚的Kop们顶礼膜拜。有达格利什、阿兰-汉森和索内斯领衔的苏格兰国家队,在七八十年代迎来了队史的全盛时期,连续五次跻身世界杯决赛圈的成绩令他们成为那个年代不列颠足球的象征,英格兰也只能生活在北方邻居的阴影之下。

  不过,令高地球迷尴尬的是,每每大赛一轮游的苏格兰成为了国际足坛的笑柄,在三位球星退隐之后,苏格兰队在90年代的世界大赛中同样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法兰西之夏0-3大败摩洛哥一战成为高地足球在国际舞台上的绝唱。苏格兰国家队被历史的车轮碾过,苏超双雄也失去了逐鹿欧洲的雄心,在达格利什和阿兰-汉森之后,苏格兰足球的门面只能靠着弗格森和莫耶斯领衔的教练团队撑起。

  接过巴斯比和香克利留下的权杖,弗格森发扬着苏格兰教头制霸英超的光荣传统,他的英雄事迹已经无需赘述。不过,老爵爷和他的继任者莫耶斯终究无法力挽狂澜,随着前主帅从梦剧场撤退,高地足球最后的阵地宣告丢失。

  复兴之路,黑暗中的征途

  苏格兰在世纪之交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古堡之国的人才供应链也呈现出了青黄不接之势。无独有偶,库珀的在这一时期将4231阵型推广为为普世之阵,没有优秀的进攻组织者,也没有水准之上的双后腰,苏格兰在坚持自我和跟风变革之间摇摆不定。近年来刮起的Tiki-Taka之风更是令苏格兰彻底迷失,高地人无法掌握这种被离弃其特点和传统的前沿科技,而其长传冲吊的绝学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韵,苏格兰足球正在历史低谷中蹒跚前行。

  不仅像德国和荷兰这样的世家球会可以任意羞辱他们,就连白俄罗斯和冰岛这样的队伍也可以成为其通向大赛之路上的绊脚石。格拉斯哥流浪者在2008/09赛季杀入欧联杯决赛,成为苏格兰足球近年来少有的亮点。随着流浪者降入丙级,苏超逐渐沦为整个欧陆最为无趣和乏味的联赛。失去了竞争的凯尔特人成了温水青蛙,卡拉干达矿工之流都能在欧冠附加赛中给苏超班霸使绊下套。

  小国寡民的国家形态不应成为苏格兰人自怨自艾的理由,乌拉圭和波黑的成功已经切断了人口基数和足球强国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火爆异常的足球氛围和令人羡慕的足球人口,说明苏格兰足球的根基并未随着国家队成绩的低迷而受到削弱;遍布英超和英冠的苏格兰球员提醒着人们,即便无法打破大赛一轮游的宿命,但像乌克兰、斯洛文尼亚或波兰那样时不时地在大赛上露露脸,对于苏格兰来说并不是过分的要求;乐观的经济形势和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也为足球的发展提供了理想的土壤。可以说,苏格兰的硬件条件并不比近年来频繁出镜的瑞士和希腊等国逊色,相比之下,苏格兰足球在软件方面的建设却有待提高。

  在技战术领域毫无建树令苏格兰足球陷入了自暴自弃的恶性循环中,到底是摒弃潮流、回归自我,还是像希腊队那样剑走偏锋、独树一帜,苏格兰足球的决策者必须做出抉择。从达格利什到-弗格森,再到如今的斯蒂芬-弗莱彻,苏格兰的头号前锋总会与球队主帅分道扬镳,在闹内讧方面,他们较之海峡对岸的低地之国不逞多让,恢复球队的凝聚力和纪律性是现任主帅斯特拉坎的首要任务。

  

  两家垄断的联赛格局削弱了苏超的竞争力,并在一定程度上阻塞了人才的上升渠道,而如今凯尔特人一家独大的局面更是严重影响了苏格兰足球的可持续发展。随着博斯曼法案的施行,大量外援的涌入压缩了本地球员的生存空间,再加上各级球会教练员对先进技战术理念的后知后觉,苏格兰良好的体育基础设施和足球氛围被白白浪费。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在达格利什和阿兰-汉森之后,苏格兰再也无法出产一流球星。

  

  达伦-弗莱彻已经沦为范氏曼联( ) 的边缘角色,史蒂芬-弗莱彻的乖张性格和玻璃体质都是阻碍其更进一步的大麻烦,在干得是查缺补漏的活,马隆尼和卡德维尔跟随在英冠厮混,被寄予厚望的尚不能确保主力位置,当年绝杀过穆氏蓝军的已经泯然众人矣,在热刺( ) 队内激烈的竞争中被淘汰,鲁塞尔-马丁所在的球队不幸降级。或许,只有和的职业生涯还值得期待,但身为机会主义者的前者不是帅才,而后者在的发展也有高开低走之势。

  

  结语:何去何从?苏格兰足球需要改革开放

  二十年前,苏格兰人连续第六次参加世界杯的计划宣告破产,自此,失去的二十年令高地足球逐渐堕落为欧洲三流。但是,就像苏格兰政府在此番公投之后提出的改革计划一样,不破不立的苏格兰足球或许也需要砸碎一切的魄力和勇气。对内构建完整的自下而上的青训计划,明确战术打法,对外聘请高水平外教,并模仿瑞士吸引移民球员入伙,这些都是高地人可以考虑的方法。这里走出的人们曾经站在欧洲之巅,这里的足球曾经令人热血沸腾,历史积淀深厚,足球土壤肥沃,苏格兰没有理由自甘堕落。

  

  

  

猜你喜欢